纪念当代翻译理论之父尤金?奈达

2014-04-20 10:24:55 小语种口译笔译联盟 54
尤金•奈达(Eugene Nida)是一位杰出的翻译家和翻译理论家,以“动态对等”翻译理论而闻名于世,被誉为“当代翻译理论之父”。他1914年生于美国奥克拉荷马市,1936年毕业于洛杉矶加州大学,1939年于南加州大学以希腊语《圣经新约》的研究获得硕士学位,1943年于密歇根大学获得语言学博士学位,接着长期在美国圣经学会(ABS)翻译部担任执行秘书,1984年退休后任顾问。奈达还是一位杰出的语言学家,1968年任美国语言学会(LSA)会长。他2011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逝世,享年97岁。翻译家、翻译理论家和语言学家尤金·奈达(1914-2011).  

奈达一生的主要学术活动都围绕《圣经》翻译展开。在《圣经》翻译的过程中,他从实际出发,发展出了一套自己的翻译理论,最终成为翻译研究的经典之一。奈达根据翻译的本质,于1964年正式提出了著名的“动态对等”(dynamic equivalence)翻译理论。1969年,他将“动态对等”换成“功能对等”(functional equivalence),认为翻译意味着交流,取决于听或看译文的人能了解到什么。按照他的观点,判断译文的优劣不能停留在对应的词义、语法结构和修辞手段的对比上,重要的是接触译文的人有哪种程度的正确理解;因此,谈“功能对等”最根本的是必须比较原文读者和译文读者是怎样理解原文和译文的。奈达强调,“翻译是用最恰当、自然和对等的语言从语义到文体再现原文的信息。”  

奈达有关翻译的定义指明,翻译不仅是词汇意义上的对等,还包括语义、风格和文体的对等,翻译传达的信息既有表层词汇信息,也有深层的文化信息。“动态对等”中的对等包括四个方面:词汇对等、句法对等、篇章对等和文体对等。在这四个方面中,他认为,意义是最重要的,形式其次;形式很可能掩藏原文的文化意义,并阻碍文化交流。根据奈达的翻译理论,人们应以动态对等的四个方面,作为翻译的原则,准确地在译文中再现原文的文化内涵。他的理论在实践中不断得到补充和完善,其发展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描写语言学阶段、交际学阶段和符号学阶段。他的理论本质也从当初的描述性转变成规约性。周海中教授(左一)在会上介绍奈达博士(左二)的学术贡献作为语言学翻译理论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奈达率先把信息论、符号学和诠释学引进了翻译理论,还在翻译史上第一个把社会效益(读者反应)原则纳入翻译标准。这不仅为翻译学成为一门独立学科找到了充分的理论依据,同时使得翻译学的跨学科桥梁作用更为显著。在中国,奈达的翻译理论在当代西方翻译理论中介绍得最早、最多,影响也最大。尤其是奈达提出的开放式翻译理论原则,打破了中国传统译论中静态分析翻译的标准,得到了广大中国翻译理论家及翻译工作者的接受。30余年来,奈达及其翻译理论在中国一直是翻译界的热门话题。  

奈达一生到过近百个国家,在一百多所大学作过讲座,到中国进行学术交流就有13次之多。笔者记得:1997年10月,奈达曾参加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举行的“上外翻译研讨会”。应会议邀请,其忘年之交、著名学者周海中教授介绍了奈达对翻译学科的重要贡献及其学术思想。另外,他还介绍了奈达对中国译界的重大影响以及对后学的无私帮助。  

奈达以其博学精思、著作等身而享誉世界。他单独或合作出版著作40多部,发表论文250余篇;另外,他还有13本专供《圣经》译者使用的参考书。他的第一本专著是1946年出版的《<圣经>翻译》(Bible Translating),最有影响的是1964年出版的《翻译的科学探索》(Toward a Science of Translating),其次要数1969年与查尔斯•泰伯(Charles Taber)合著的《翻译的理论与实践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ranslation)。奈达的丰硕学术成果,是与他兢兢业业、不断探索和实事求是的精神分不开的。  奈达青少年时就成为一个基督教徒,并且在教堂里接受“基督为我的救世主”的召唤。但他是一个将学术和宗教严格分开的人;他从不在学术场合谈论和学术无关的议题。翻译理论家叶子南教授在2011年第5期《中国翻译》上撰文悼念奈达时特地提到此事。由于奈达在学术界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他逝世时,美英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每日电讯报》等都作了报道,并对他的学术贡献给予高度评价。  今年值奈达博士一百周年诞辰,谨以这篇短文纪念这位杰出的学术大师。  

Powered by MetInfo 5.3.11 ©2008-2021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