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电影翻译制作

2014-06-09 18:10:04 小语种口译笔译联盟 89

     民族语电影译制配音工作是;少数民族语译制工作者将许多优秀的影视剧用传统纯朴的地方方言,与现代时尚的电影元素完美相结合奉献给少数民族群众。我省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发展少数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是符合我省多彩民族文化省情,让广大少数民族同胞欣赏到优秀的影视作品,接受科学知识,对维护民族团结、保证地方稳定、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传承弘扬民族文化等方面具有十分重要推动作用。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的对象是将一部完整的电影作品中的人物原对白的语言,全部置换撤下来重新让原片讲汉语的角色嘴巴装上少数民族语言。这里的难度就在于在置换的语言感情,要与原片人物的感情口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让观众视和听得自然不露任何马脚,这就是译制配音魅力。译制创造屏幕魅力的关键是“剧本翻译要有‘味’,配音演员配音要有‘神’”。

     一、翻译的品格------要有味

电影台本翻译是一种特殊要求的文学翻译形态,翻译首先要忠于原著的本意,就如翻译家严复所说的“信”,其次要满足观众的口味,做到通顺可读,也就是严复说的“达”,最后还要重塑原作的格调、品味,也就是“雅”。配音脚本是译制艺术生产的起点基础。影视翻译配音工作,每一个环节都是艺术家的活动,配音的活动其实是给一部完整的剧本说汉语的角色嘴装上少数民族母语。译制脚本的重要性体现在它决定配音的内容说什么?好的脚本的语言应该是生动的、有意思、耐人寻味,是跟作品吻合的这样的“话”,大家才听得舒服、听得过瘾,这就叫有“味”。少数民族译制影视作品是视听艺术,它的对象是少数民族观众,我们是通过翻译的语言与画面的吻合来理解和欣赏电影作品。因此,翻译的语言必须贴近少数民族观众,让观众听明白。配音演员要做到这一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有良好的嗓子条件外,还要具备各方面的艺术修养。因此在配音过程中,我们在剧中接触到不同的阶层、行业、环境、形势、身份、年龄的人和事,这就要求我们译制人员要有丰富的知识和广泛的兴趣、爱好,以及对生活有敏锐的观察能力和洞察力。译制影片听的语言不同于读的语言,必须考虑观众听的效果,所以要向生活话、口语化靠拢。翻译要为观众着想,有时要想一些变通的办法,争取化难为易、化远为近、化抽象为形象。我们译制许多脍炙人口深受群众欢迎的译制获奖影片,例如;苗语译制片《男妇女主任》《咱们的退伍兵》《取长补短》《追击阿多丸》《建国大业》《来福来福》《胡锦涛在十八大会议上的报告》和黔东南人民广播电台的《苗语新闻》节目等等让人听起来舒坦、过瘾,百听不厌、慢慢细嚼、回‘味’无穷拍案叫好;这与译制人员在幕后默默无闻、辛勤耕耘,翻译配音付出艰辛的劳动是分不开的。

      艺术作品不是千篇一律,而是风格各异:所以,翻译的语言还要贴近作品的风格。是悲、是喜、是厚道、是滑稽、还是轻松愉快等等,作品的基本色彩必须通过翻译的语言准确地表现出来,让人能体会到原作的基本精神主导。一部作品往往具有时代性、地域、民族等特征,翻译的语言也应该与之吻合,让人能够领略异域风情。

      此外,电影作品的语言翻译还要掌握时空观念,因为一句台词的字数多少必须与角色的口型张合的时间长短相吻合。电影作品台词翻译不同于其它文学作品翻译可以加注,具有他的特殊性;为此从事翻译和配音的配音演员如戴着镣铐跳舞的艺术家。为什么说配音演员是戴着镣铐跳舞的艺术家呢?这是因为配音受原片台词、口型表演和翻译时空的限制,所以配音演员要灵活措词、巧妙排句、吐词节奏、抑扬顿挫上配合得当与画面相结合。银幕上演员说台词稍纵即逝,这就是要求翻译时按照口型的大小,动作节奏的快慢和角色表情在严格特定限制的范围内,选用适当的语言字数,来表达角色的原意。

     总之,脚本经过反复推敲,获得了审美的属性,也就是有‘戏’的味道,这样的语言经过配音才有感人的魅力。

   二、配音演员配音的魅力------传神

      配音演员把配音工作当着是一门用声音来进行表演的永恒艺术,影视译制的魅力在于其艺术性,而这种艺术性归根到底就是给一部完整的电影作品剧中角色嘴装上少数民族母语。这类似于同声传译;人们看的是讲话人的口型,听的则是翻译的声音。我们完全有理由把同声传译看真是集体翻译、导演、配音为一体的译制艺术。如果同声传译的效果真的能够达到“声画对位”、“声情并茂”境地,那就是最完美的译制配音艺术了。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方言的国家,各民族的语言风格各异都有自己的语言特点。这就要我们掌握好各民族的语言特点,配音演员在幕后配音一定要把话说得自然、说得感人、表达有力度,努力做到“情、深、意、切”这就是传神。所谓‘情’指的是以情动人,通过感情的投入来打动观众的心,不能假情假意、无病呻呤。如果自己配音的角色自己都不动情,那无法打动观众。我在为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影片题材《五月的声音》配音时剧中有一段戏;一村干部面对自己突如其来失去四个亲人,心里十分悲痛,可是他强忍着悲痛带领村民们抗灾自救;说了一段撕心裂肺号召大家团结起来抗灾自救的台词,我多次认真仔细反复推敲模仿,哪怕是一点轻微的叹息声都认真模仿不放过。在录音棚里我配这段戏时;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眼泪夺眶而出,配完那段戏我抹着眼泪走出录音棚。这部苗语译制影片在黔东南州少数民族地区放映深受群众的热烈欢迎。2011年9月6日晚,在凯里市三棵树镇怀恩堡村2组放映这部电影时,少数民族观众被剧中的台词感动而落泪。电影放完后观众感慨地说“看了自己的母语电影,配音台词句句沁人心扉,如线如丝催人泪下,太感动人了。”紧紧地握着放映员的手感谢又感谢。“真”就是指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就像平时过日子一样,不是虚伪做作:影视配音工作虽然是假戏,但是自己要入戏动真情做得逼真。例如,在配电影《追击阿多丸》时,我为剧中潘长江演的角色‘罗圈腿’配音;我多次反复琢磨剧中男主角的性格特征,1945年日本侵华战争节节败退,侵略者个个失魂落魄又思念亲人回家心切的复杂心里。我把自己融入到剧中去“我就是剧中人,剧中人就是我”这个原则。整部作品从头到尾男主角滑稽的动作幽默的语言,剧中每一场搞笑的表演场面,歇斯底里的语言表演等等。为了配好这部影片,我反复认真观看原片20多次,仔细观察角色的举止言谈,认真模仿角色的喜怒哀乐,不放过一丁点轻微的叹息声,每配完一场戏我都满头大汗,气喘喘走出录音棚。这部苗语译制影片在黔东南苗族地区放映几乎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2011年10月8日晚,这部苗语译制片在凯里市万潮镇盐井村放映,该村的男女老少个个笑得前仰后合,有几个中年妇女笑得人仰‘凳’翻,气氛十分热烈群众赞口不绝。‘意”指的是“着意”,就是把语言的内涵、潜台词表达出来。在译制《建国大业》影片时,为了把剧中《国际歌》的歌词表达好,我们全体译制人员反复研究推敲、字斟句酌地翻译台词,把歌词中的内涵、潜台词用苗语唱《国际歌》在银幕上展现得淋漓尽致。2010年7月9日《建国大业.》苗语版在雷山县西江镇首映式上,中央电视台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年近八旬的西江小学退休老师宋光和,老人高兴地对记者说“这部电影毛主席、周总理、朱德等等老一辈革命家不仅会说我们的苗话,而且能用我们一口流利的苗语唱《国际歌》,让我们少数民族群众看得如痴如醉,我们倍感亲切和无比自豪,心情十分激动、、、”。‘意’让观众回味无穷,而不是白开水一杯。民语译制片不仅让少数民族群众看好、看懂电影,而且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激发他们的民族自豪感,同时让少数民族群众感受到了祖国大家庭的幸福和温暖。“切”就是指恰到好处,就是把握火候, 把握分寸,表现人物情绪和关系恰如其分到位。在配《男妇女主任》影片中男主角村妇女主任;他苦口婆心对群众宣传国家计划生育政策,配音时又不能过火,过了分寸让观众听起来起鸡皮疙瘩,感情要掌握恰到好处。如果在配音时冷冰冰大声训话似说台词教育群众,让人听起来不快、不可信。我经过一番的认真努力,几十次观看原片;这个男妇女主任我给他说上了一口流利自然、感人的苗话,模仿得惟肖惟妙。凯里市开怀街道蒿支萍村支书顾业臻,雷山县西江镇西江村副主任杨显明等,他们看完这部电影后感慨地说“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村干工作,计划生育工作是天下第一难的事,这些年来群众通过观看苗语译制片后,特别是《男妇主任》《黔东南州计划生育奖励办法》后,群众的自觉性提高了,我们村干的工作比以前好做多了,村里面出现了可喜的变化;邻里关系、婆媳关系、尊老爱幼,干群关系拉近了,民族语电影的魅力减轻了我们村干的工作压力,真是不可思议”。2002年这部影片荣获第八界少数民族题材电影艺术“骏马奖”“最佳少数民族译制片”奖双丰收。遗憾的是这部译制片是胶片,放映次数太多现在已经报废了。

一部部苗语电影译制片的牵线,让我们与许多少数民族村寨搭起了一座座友谊的桥梁。凯里市开怀街道蒿支萍村群众自发和我们一起举办了三次联谊活动;“2008年三八妇女节”活动,“2010年11月举办了苗年、苗语电影放映活动”,“2011年11月又举办了苗年、苗语电影放映周活动”。2011年11月举办这次活动有贵州省电影家协会、贵州省民委、贵州民族报、黔东南民宗局参加。我们和黔东南州图书馆共同联合举办六次“送文化、送民族语电影下乡放映活动”,民族语译制片放映使我们与少数民族群众结下了不解之缘。2009年10月6日晚,我们在凯里市三棵树镇郎利村放映电影,接近凌晨1点,我们正在收拾放映设备准备打道回府;突然,有一位七旬左右的老汉二话不说,一脚踩在我们放映机箱盖上不准我们收拾,而且嘴里念念有词,我们面对老人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呆了,我们想是不是我们触犯了该村哪条村规民约?老人才这样激动呢?原来是老人挽留我们去他家重放映刚才那两场苗语电影,态度十分诚恳并且承诺一定要杀鸡款待我们。由于老人过于热情我们无法脱身,后来经过该村主任出面我们才得以脱身返程。现在少数民族语译制片已经渗透到老百姓的生活之中去了,群众喜欢看愿意看。无论你用多精彩的语言都难以描述当时发生的场景,无论你用多长的时间都讲不完多年来放映民族语电影所发生难忘的故事。

每一个配音演员把自己的配音事业,看做是一门用声音进行表演的永恒艺术。衡量配音创作艺术质量的标准,需要看是否达到‘还原原片’艺术再现,使原片人物形象声情并茂,貌合神似,准确地体现人物形象和思想风貌,进而升华到心灵再塑的艺术境界。为此,演员配音必须要‘有神’。这既是配音演员艺术创作的要求,也是永远追求的目标。

总之,民族语电影译制配音工作是台本翻译、台前和幕后三者的默契,是文学翻译和声音表演的统一。从传播给老百姓的模式来看,它具有跨文化性,它把汉语语言文化引进到少数民族语言文化环境之中。翻译提供有‘味’的台词,配音演员表演传‘神’的声音。从译制的环节和要素来看,它具有综合性,因为它需要有翻译、导演、配音、录音等多个工艺的合作。是整个团队团结协作创造的劳动结晶,是一个译制团队共同劳动创造出具有艺术感染力的屏幕形象和声音形象。黔东南州有一个充满活力的译制团队;该民族语电影译制中心是全国仅有11家之一,是我贵州省唯一的一家,成立于1981年7月1日,32年来翻译配音的故事片有665部,科教片318部,其中;苗语故事片是429部,科教片是234部,侗语故事片是236部,科教片86部。从1984年到2013年5月止,这些制译片配合国家广电局“农民电影节”“农村2131电影放映工程”“金秋月新片进农村”“贵州省农村公益电影放映工程”以及黔东南州森林防火、计划生育、移动通信、交通安全、供电部门安全用电宣传等放映活动,在黔东南州1600多个点放映了5万多场,观众达八百多万人次。群众称赞看了自己的母语电影;如一把开心的钥匙,精彩的民族语言表演如四两拨千斤拨动我们少数民族群众智慧的千钧之力,打开我们的心扉,让我们百看不厌,催人奋进,增强了我们少数民族群众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看了译制科教片使我们学会了科学技术,是开启我们小康之门的“金钥匙”,深受到广大少数民族群众的热烈欢迎。

     少数民族语电影事业具有极强的政治性和政策性。少数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是党和国家宣传落实民族政策的阵地。民族语电影译制事业决不是单纯解决少数民族群众看好看懂电影的问题,民族语译制片是传承弘扬民族文化,它服务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不仅产生娱乐消遣的效果,而且是发挥精神文化的功能,人们一般只注意它的消遣性,往往忽视了其文化价值功能及其应有的严肃性。是关系到民族团结,民族平等实现共同繁荣进步的大事。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是多民族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少数民族地区译制放映民族语电影,传播科学知识,拓宽少数民族群众的视野,促进民族地区观念的更新,破除他们的封建迷信思想,激发广大少数民族群众学习科技与时俱进的积极性,提高少数民族地区的科技文化水平,为少数民族群众致富广开门路,促进民族交流、增进了解、维护国家统一、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本文由南宁翻译公司整理和提供,更多新闻请登录www.nnfane.com


Powered by MetInfo 5.3.11 ©2008-2021 www.MetInfo.cn